王守常:《孙子兵法》中的伦理道德
时间:2019-12-20  
     

    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正面临历史性变迁的窗口期,如何站在战略高地,从变化和危机中找到机遇,走好财富管理新征程,是财富人群普遍关注的问题。2019年,中国农业银行私人银行在全国范围内举办了“财智私行”系列活动,邀请国内顶级经济学家与各领域的专家学者,与私行客户一同站在时代前沿,解读经济、洞察趋势、因应未来,探讨新经济周期下的全球资产配置与财富传承之道。作为全年活动的收官之作,12月6日,“豐赢未来•财富论坛”于北京盛大启幕。

    论坛上,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王守常发表了主题演讲《穿越时空的中国智慧》,他指出,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血缘概念、种族概念,更是文明文化的概念。自古以来,在战争文化上,中国人倡导用谋略、对话来解决问题,反对用战争解决问题,中国文化对待战争是有伦理道德、伦理操守的。

    演讲实录如下:

    我的演讲题目叫穿越时空的中国智慧,这里要讨论一个哲学问题。穿越谁的时空?其实,如果我们要把中国历史、中国的智慧穿越世界时空的时候,还真没法穿越。因为西方人不了解我们,但这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问题,因为我们对自己的智慧、历史文化缺少深刻了解。  

    中国不仅是地理概念,更是文明文化的延续

    进入我今天演讲的主题,首先,中国的概念是什么?中国不是一个地理概念,可它的发生是地理概念。最早在陕西宝鸡,一位农民发现了一个尊。到了上世纪90年代,时任上海博物馆馆长的马承源有一次到青铜器的故乡陕西宝鸡文物所考察文物,发现这个尊的品相很好,从顶端往下看,瓶口里面有122个铭文,叙述了一位何姓人铸了尊,记载了周成王继承周武王的遗志,迁都被称为“成周”的洛邑,也就是今河南洛阳这一重要史实。其中就提到了四个字:宅兹中国。这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中国”一词,这就是一个地理概念。

    但是,这个时期的文献也已经告诉我们,中国不是一个地理概念。春秋战国时期有一派:纵横家,记叙了纵横家的政治主张和策略的一本书为《战国策》,在《战国策》里的《赵策》就描述了一个概念,什么叫中国?“中国者,聪明睿知之所居也,万物财用之所聚也,贤圣之所教也,仁义之所施也,诗书礼乐之所用也,异敏技艺之试也,远方之所观赴也,蛮夷之所义行也。”中国,就是一批聪明的人居住在这个地方,创造了大量的财富,推广贤圣的教化、礼仪文化等,而远方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这些落后的族群都应该到这来参观学习。

    所以,第一个用文字表述的“中国”,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它显然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还有了文明的概念。

    到了宋代,有一个人叫石介,人们又称他为徂徕先生,是现在的山东泰安人,去年他们发现了徂徕书院的遗址。石介写了一篇文章名为《中国论》,他站在北宋时期的历史背景下说,尽管从汉代中叶,佛教传进了中国,但经过一些年后,它代替了儒家成为中国的文化一部分,产生了重大的社会影响,这是石介比较忧心的一个问题。所以石介在写《中国论》的时候一直在强调中国文化历史的地位,他并不是轻视佛教的传播,甚至也不反对西教的传播,他只是从中国的概念出发,说不同文化应该和平相处。

    《中国论》写得非常好,他说如果你来学习,我教你,如果不来学习,我们各自为安,“各不相乱”。在那个时候,从政治、经济、军事力量来看,中国应该是世界第一的。但是对于周边的族群和国家,石介希望是和平共处的。

    到了清代,康有为提出了一个概念,“中国能礼则中国之,中国不能礼则夷狄之,夷狄能礼则中国之。”意思是说,中国如果能够坚守自周代以来的礼仪文化,就是中国,如果不能够坚持,就会沦为落后的夷狄族群,落后的族群理解了中国文化,那就是中国。中国和其他国家,不是政治经济战争的比较,而是文化的比较。

    所以,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血缘概念、种族概念,中国是文明文化的概念。这就是我们认同的根,这就是我们出生的根。如果有这样的归宿感,你就有这样的荣誉感,你如何,那中国就如何。

    用谋略、对话而非战争解决问题,是中国文化的伦理道德

    对于战争,东西方有完全不同的理解。17世纪,克劳斯塞维茨写了一本《战争论》,堪称西方政治学和军事学的经典。其中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政治是战争的继续。因此,为什么有人说西方人好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们认为上帝授予他们的一项权力,就是要通过战争让人们接受他们所谓的民族自由。

    中国文化对战争的认识非常深刻,有很多文献都有记载。儒家文化是如何看待战争的呢?《孙子兵法》一开始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意思是说,战争是国家的大事,它关系到军民的生死,国家的存亡,不能不慎重考察研究。这符合中国传统的观念,体现了儒家文化的概念。

    其次,中国文化认为战争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根本方法。一说到战争,中国第一个反对。孟子提出正义战争的方法,“征者上伐下也”,意思是说,打仗的人要遵守一个次序,由上伐下,一定要遵守周天子的指示,因为周天子是天下共主,一定要听他的。“敌国不相争”,你的国家和我的国家是敌视的,不可以随便征伐。正义战争必须要遵守政治次序或尊卑有别,如果不遵守,那就是非正义的战争。

    中国文化还对战争的本质进行了揭露。老子提到,“大军之后,必有凶年。”大战之后,必然会出现一个混乱的时代,落后的社会和国家,生灵涂炭。老子还说道:“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用天道规律来辅佐君主的人,不能用战争强迫别人接受,“乐杀人者,不可得志于天下。”所以中国文化里的儒家、道家、法家的思想都对战争有深刻的揭示和揭露。

    中国文化在战争上是有伦理道德、伦理意义和伦理操守的,而不是无限战争,更不会在战争中过度使用武器。《孙子兵法》里说得很清楚,“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最好的方式是用谋略解决,是可以节省国家的开支和个人的费用。

    其次,伐交,就是用同盟对话的方式解决问题。其次伐兵,就是用战争的方式。但是在中国文化中用战争的方式不是先出手,而是以战止战,你对我无礼,用战争的方法威胁我,那我就用战争的方法回答你。所以,中国从来都不是第一个发起战争,从政治和伦理的角度考虑,中国文化也反对用战争解决问题。其下是攻城,古代战争的模式就是攻城略地,攻下了这座城就是攻占了这个国家。但是孙子说,他是不得已而为之,他说“兵如蚁,死伤三分之一”。士兵像蚂蚁一样,一场战争中的死伤人数能达到三分之一。这个士兵不仅仅是我的士兵还有敌人的士兵,冰冷的兵书中投射了一种温情。所以《孙子兵法》,不只有讲兵法,它更多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本主义精神。

    他告诉战士,“围师必缺”,把一个军队围起来,必须要留一个缺口,当你给他逃亡机会的时候,他就不会跟你做拼死的决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战术,体现的是高尚的人本主义精神。所以,我们对敌人更多地用仁义的方式解决,而不是用武力的方法解决。

    中国古代尽管发生了很多场残酷的战争,但正是因为我们深知战争的残酷性,才对战争做了深刻的文化思考,这是中国文化里重要的文化资源。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 www.fecn.net    责任编辑 : 88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发帖
已有 0 条 跟帖
还没有账号,马上 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的看法,不代表中国财经网立场。
新闻评论排行
新闻图片推荐
新闻24小时点击排行榜
专题
中国财经网-环球经济网门户版权所有 ©2010-2021  北京市公安局国际联网备案号:1101082180  
京ICP备10217062号-2 Powered by fecn inc